巴黎人彩票

<small id='Rmorvi'></small><noframes id='Rmorvi'>

  • <tfoot id='Rmorvi'></tfoot>

      <legend id='Rmorvi'><style id='Rmorvi'><dir id='Rmorvi'><q id='Rmorvi'></q></dir></style></legend>
      <i id='Rmorvi'><tr id='Rmorvi'><dt id='Rmorvi'><q id='Rmorvi'><span id='Rmorvi'><b id='Rmorvi'><form id='Rmorvi'><ins id='Rmorvi'></ins><ul id='Rmorvi'></ul><sub id='Rmorvi'></sub></form><legend id='Rmorvi'></legend><bdo id='Rmorvi'><pre id='Rmorvi'><center id='Rmorvi'></center></pre></bdo></b><th id='Rmorvi'></th></span></q></dt></tr></i><div id='Rmorvi'><tfoot id='Rmorvi'></tfoot><dl id='Rmorvi'><fieldset id='Rmorvi'></fieldset></dl></div>

          <bdo id='Rmorvi'></bdo><ul id='Rmorvi'></ul>

          1. <li id='Rmorvi'><abbr id='Rmorvi'></abbr></li>
          2. 我用匠心为“中国制造”添彩
            • 来源:
            • 浏览次数:
            • 61 次
            • 时间:
            • 2019-09-25 16:56

                每当看到一台台经过检修的机车驶出工厂,奔驰在铁路线上,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别样的轻松和快乐。因为这些机车上,有我付出的心血、洒下的汗水,我为自己能够参与这些机车转向架、轮对等高精尖产品的制造和装配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是张素丽,中车洛阳机车有限公司转向架车间钳工高级技师、首席技能专家。我所从事的工作,主要是机车转向架、轮对等产品的制造、装配和维修,每天跟机床和火车头的零部件打交道。27年来,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电力机车,从上游号到前进号、东风号、韶山号、和谐号,我装配维修过的机车数不清,解决了很多技术难题,也因此获得了一些荣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过第七届中华技能大奖,还被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称号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我领衔的工作室先后被树为河南省技能大师工作室和全国首批技能大师工作室、全国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

                简单点儿说,从普通女工到全国劳模,从技校学徒到大国工匠,跟着时代进步的我做到了两点:一个是百分之百投入,一个是百分之百成功!

                苦练基本功,两获“第一名”

                我以钳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完成技校学业,考进工厂当了工人,又苦练两年,在中车中南片区技能竞赛上夺得钳工高级组第一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凭的就是四个字:勤学苦练。

                我打小在机车工厂大院长大,上世纪80年代末初中毕业,我选择了上技校,学的是钳工专业。

                当钳工必须先练好三项基本功:錾、锉、钻。有一项学不会、练不精,都不算合格。

                “錾”,就是锤打錾子,切削金属。记得刚上技校那会儿,用扁铲錾钢筋,男生三下五除二就把手指粗的钢筋錾断了,我们女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行。我不服输,找指导老师要来厂房钥匙,晚上加练。左手握铲,右手拿锤,汗水浸透了衣裳,手掌磨出了水泡,虎口震裂了口子,我咬牙坚持。一个月后,掌心的水泡变成厚厚的茧子,钢筋三下就能錾断。男同学叫好,老师也夸我:这闺女,真中!

                “锉”是钳工的第二项基本功。行话说,紧车工,慢钳工,不紧不慢是铣工。锉的技巧最为复杂,涵盖平面、斜面、弧面等多种形状,稍有不慎就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要想准确把握锉刀的角度和力度,就得慢慢地锉,慢工才能出细活。

                “钻”是钳工最难掌握的基本功。我们有句行话,叫“车工怕车杆,钳工怕钻眼”。为啥怕钻眼?因为精度不好拿捏:大一点太松,小点太紧,偏半点就废。

                我在学校刻苦训练,既练就了使錾的臂力,更掌握了锉和钻的操作技巧。1991年,我参加全国厂际技校技术比赛,获得第二名。1992年,我在毕业时拿到了钳工高级工证,并以钳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洛阳机车工厂。

                初进工厂,我没有因为考了第一名而沾沾自喜,而是从最基础的钳工画线开始,跟着师傅学习模具制作,并且做到师傅干活我操心,把师傅安排活的顺序,每道工艺先做什么后做什么,都熟记于心。两个多月下来,我基本上可以独立操作了。

                钳工在下钻时,对手上的操作力度要求很高,经常会遇到挑战“不可能”的情况。比如一些专用量具的制作,精度误差要求非常小,而且越是接近完成时越要小心翼翼,稳稳地控制钻头和转速,完成微乎其微的一钻,哪怕眨一下眼睛,都可能功亏一篑。

                我的钳工技能在勤学苦练中不断提升,技艺日益精湛,手工操作误差也越来越小,可以随意在鸡蛋上钻孔,0.3毫米厚的蛋壳钻透而内膜不破。1994年,我代表南车洛阳机车有限公司参加中南片区技术竞赛,一路过关斩将夺得钳工高级组第一名,并晋升为钳工技师。

                专啃硬骨头,解决“差一点儿”在工作中,专啃硬骨头是我的强项,解决技术难题中的“差一点”,更是我的匠心追求。

                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磨炼,我的钳工技术日益进步,不但掌握了在鸡蛋上钻孔的绝技,还有“钻纸”的绝活,能在0.1毫米厚A4纸上只钻透上面一张,下面一张没丝毫破损。大家可能觉得怪玄乎,但我在实际工作中的加工精度,可比这高多了。

                2015年春节放假前一天,车间主任急匆匆找到我说:“素丽,试制转向架缺量具,咱得自己做一个。”旁边的工友一听,连说不可能,因为量具的精度要求误差不到半丝。“半丝”啥概念?小数点后3位,0.005毫米!这样的精度,别说手工制作,就是用数控机床都不一定做到。

                任务交到我这儿,就是句号。我一头扎进工作室,开始备料、画线。制作这种量具讲究的是钳工的锉功,一刀力度不对,整个工件就会报废。我把自己掌握的锉功用到极致,小心谨慎锉削好每一刀,工件的每个边都被我锉了上千次。几天后,一件闪闪发光的U形量具制成了。在百倍显微镜下检验,师傅瞪大了眼睛,说:“干了几十年,还没见过这么精密的手工工件,简直是艺术品!”

                还有一次,我为北玻公司和美国GE公司加工制作垫片模具,要在一个直径不到35毫米的圆垫上面用钻冲一个中心孔和两个长圆缺口,位置偏移度不高于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制作中仅跳步冲裁就要5次,难度很大。我认真计算,细心画线,稳着打钻,硬是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做出的工件完全达标。

                工匠讲究精益求精,我攻克技术难题,就是为了解决“差一点儿”的事儿。

                有一次,和谐号机车一款刚在国内应用的进口制动器出了故障,想重新购买,可老外张嘴就要几万元,而且两个月后才能到货。天哪,要是这款制动器都要换,不得花好几亿元?再说铁路运输繁忙,时间上也等不起。最终,拆解维修任务交到了我们车间。可是,面对没有图纸和技术资料的陌生制动器,大家不知该从哪儿下手拆解,问我怎么办?我说:“试试呗,一点儿一点儿弄。”我花了整整3天时间,从一个小螺栓开始摸索和尝试,终于把这个之前从未见过的“洋玩意儿”完好地拆开了。我又顺着光滑内壁往里摸,终于找到一处肉眼难以发现的微小损伤,然后精心修复,排除了故障。

                看到修好的制动器,大家好奇地问我,是怎样做到的?我说,攻克技术难题并没有那么神秘,有时候就是为了解决“差一点儿”。

                可别小看这“差一点儿”,在现实工作中,它的价值往往会放大很多倍。比如,我在参与研发多种新模型过程中,都是在关键时刻解决了“差一点儿”的技术难题,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仅“DF4机车侧窗叶片成型模”一项,就创造了30多万元的产值。

                初心不改,匠心永恒

                当工匠要有一颗匠心,这颗匠心既是初心,更饱含着信心、耐心和细心。一个工匠做到初心不改,永恒匠心,才能够用百分之百的投入,获得百分之百的成功。

                我深知,把该学的知识学好,该做的事情做好,不断地开阔新视野、掌握新技术、探索新路子,才能以高标准生产制作高质量的产品。

                为了掌握更多新技术,我在学习上从未止步。我2000年考入党校经济管理函授班学习,2004年3月又考入河南科技大学机电专业大专班学习。扎扎实实地学习,让我理论知识有很大进步,实践经验也更加丰富。从刚上班时的“不知电脑数控为何物”,到掌握“CAD制图”和“线切割的精确编程”以及“普通机床的电路设计和故障排除”等,学习让我具备了“一专多能”的素质。

                干钳工除了勤学苦练,还要不怕脏苦累,才能练就更多的绝活绝技。

                多年来,我在工作中从不戴手套,手上总是沾满机油,一到寒冬,皴裂的双手就像枯树皮。别人不理解,问我为什么?我说只有亲手接触冰冷的钢铁,才能感受加工力度,精度才有保障。靠着这双手,我破解了种种新模型技术难题,完成200多件套模具设计和制作,带领团队攻克了46项技术难关,完成了京沪高铁轨道模板等高精尖产品的制造装配,实现了中国内地轨道探伤车“第一台采用国际标准打造”“第一台出口”等多项“第一”。

                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但一个人单干不中。前些年,公司成立了“张素丽劳模创新工作室”,让我当领头羊。如今我已经带徒75人,从这里走出3名全国技术能手、14名高级技师,工作室也成为全国首批50个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还被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

                做到初心不改,永恒匠心,还要有一颗爱国心。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过程,需要的是每一个技术工人的聪明才智,更需要每一个人在产品和技术上都要有信心、耐心和细心,只有人人争口气,咱中国人才能在技术领域硬起腰杆子。

                美国通用电气对产品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制作一个小小的干燥器支架,就需要钻、焊、铣6套模具。我曾经承担这种工件的加工任务,经过通宵达旦的苦干,我制作的工件尺寸全部通过三坐标检测,但他们还是不大相信:一家河南洛阳的机车企业,还能干好这么精密的活?

                这种事,我经历了很多,但我记住了一条,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这些年,神舟、天宫、天眼、大飞机等“中国制造”接连上天问世,每一件都了不起。可有些国人一到海外,就要“海淘”剃须刀、保温杯、电饭煲,甚至马桶盖,为啥?大大的问号就像刺一样深深刺痛我的心。究其原因,就是国内一些产品品质不考究,精益求精还不够。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作为大国工匠,我要始终把精益求精视为天职,把赶超世界一流作为使命,用最新的知识武装头脑,将工匠精神融进每一个工件,在创新中叫响中国品牌,在拼搏中让世界爱上“中国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巴黎人彩票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用户名: 认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特别声明: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1-2013 www.551600.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hngrrb@163.com 电话:0371-65865763

            豫ICP备11015328号-1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600003

            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